会当凌绝顶,我们的三峰5355

辉煌根本不在于行走,而在于亲身体验,在2013年8月9日,我花费500元2天和朋友去了四姑娘山

22

TA的作品阅读总量 4397

获得105位读者赞

去过1城市,遍布1国家,1景点

微信扫一扫,好私藏,爱分享

分享此页至

复制成功,去粘贴吧

从作为前站队员8月6日出发、直到昨天返回北京,整整三周的时间我完成了四川四姑娘山三峰(5355)、半脊峰(5430)的攀登。今天回本部路过新主楼的时候,6号在楼下拍出征照片的场景似乎还在。二十多天的时间真的就一晃而过了。

      然而这篇文章我并不准备掺杂太多的情感,主要作为一个纪实,争取用较为简练的文字记录一下这次登山的整个过程。之后应该还会有一篇感想呈现出来。

8.5~8.6

前站一共五名队员,有我、云云、坑坑、安琪和翔。

这两天是在火车上度过的。5号起了个大早,收拾好东西、照完出征照,被极其隆重地护送到了西站(齐乐乐、刚叔都来送站),大包小包一大堆,没有人帮忙真心上不去!

杭杭在开车前上火车跟我们告别,反复说:“你们一定要好好的!”现在想想真是快戳中泪点呢,火车开了后二爷八爷杭杭几个人还追了一段火车。

6号下午到达成都时下了一场大雨,让我深刻想到去年青藏线的雨神经历(走哪下哪),后来得知是安琪的那谁的“来自齐齐哈尔思念的雨”,一直被我们黑了一路。五个人拎着重得要死的驮包(那本来是给牦牛背的!)和几大袋后勤物资跌跌撞撞地找了两家旅馆才住下,多亏了翔的团购,才让我们一人50多就住进了成都的CBD。当晚很累,所有东西都湿了,拿电吹风吹了好久才干。

8.7~8.11攀登四姑娘山三峰

#8.7#

坐了一整天的车,晚上才到达三峰脚下的小镇,日隆。四川前一段时间老师暴雨,山区泥石流频发,很多地方断路。所以我们不得已从川北绕了一圈才到。

我们包车的司机师傅开的是一辆8座的“霸道”,可是塞了我们五个、师傅的爱人和闺女,还有那一大堆包,所以一路上挤得不行。大部分时间大家都在睡觉,我时不时还会和司机扯上几句。师傅是阿坝那边的藏族人,就住在景区。我觉得他人特别好,聊了好多当地的事。他告诉我们女儿在成都上小学、因为藏区英语比较弱,还说要是他闺女能考上北航就好了,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当晚住在一家青年旅社,50/人/天,包吃住,感觉那里的人都好淳朴的样子。但第二天要上山,就没有多跟他们聊聊,后来老板帮我们介绍了两位当地的向导。青旅里有很多登山队的旗帜,商业队、大学社团都有,有点后悔没有留一面社团的旗子在这里。

#8.8#

由于我们的物资实在太多,当地人都说三峰的路难走,我们决定雇马驮行李。出发的时候已经快九点,四姑娘山的游客不少,大多是来看幺妹峰的。景区对登三峰管得很严,为了节省请向导的开支,我们不得不在进山申请表的“活动内容”一栏填上“露营”(按规定登三峰必须一人一个向导才行)

进山前路过一个喇嘛寺,进去转了一圈,拜了一下,既是表示尊敬、也是受人所托。

山路不太好走,马道被过往的马匹踩得泥泞不堪,深一脚浅一脚。也可能有海拔的原因吧,日隆已经3200多,我们上山时虽然都没有高反,但是走个半个小时还是会很喘。安琪和云云测了一下心跳,120左右。有点庆幸没有重装硬上,但还是有些沮丧吧,仿佛训练成果就这么被否定了。

到三峰BC的路“山路十八弯”,上升下降层出不穷,但景色着实优美。我以为这二十多天看到的景色全都输于到三峰BC的这一段,简直可以用绝美来形容。

 

到达BC后大家很累,毫不夸张,是很累!虽然我们是轻装。一天几乎都在赶着向导和他们轻快的马儿。蹲在BC搭帐篷,站起来快了都会头晕、打水回来掉一半血```````但——风景是真美!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风景,幺妹峰开始看得真真切切,后来躲进云里照样妩媚动人;还有我们即日将冲顶的三峰,有一个黑色的山尖,下面有一点雪;远处的婆缪(后来会说到)、五色山,美到了极致。

唯一美中不足的,翔发烧了。可能是高反,也有可能是打水的时候被山风吹到了,总之他发烧了。我和坑坑在帐篷里一边烧水一边沉默,翔吃完东西准备睡觉,问坑坑“我明天能上么?”坑坑说明早看看吧实在不行就别上了。我不知道说什么,当时自己也很紧张,整根弦都绷起来了,所以感觉说什么都是徒劳,只说了一句“你好好休息”——现在想想真是后悔,没有多给些关心。

那天睡得很早,七点就睡了,十一点的时候被渴醒了,找坑坑要水喝。隐隐觉得头有点晕,不敢多想,赶紧回去睡了。

#8.9#

凌晨三点起床,什么也吃不下,好在昨晚烧了一些热水,准备冲顶下来再吃东西。翔量了一下体温,(我忘了是多少,反正没有好转)队长坑坑沉默了两秒,说“你别上了,呆在本营吧”。我还是除了“你好好休息”什么也没说,有点担心,但怕说出来就变了味,索性钻出帐篷开始装包。拉内帐的时候还是挺担心翔的——本营除了他没有别人了——只好用“赶紧冲顶完了下来”催促自己上路。

我是摄影,要背自己的单反。所以尽管冲顶不算重装,但一台单反挂在脖子上还是非常难受。我是属于一不爽话就很少的人,所以就默默地跟着出发了——这就是我跟安琪的不同,她越紧张越难受就越要唱歌、或者大声开玩笑、调动大家情绪,不愧是队长,我做不到。

开始的一段走得很艰辛,向导走得很快,他们三个也跟得紧,我就在后面走得很喘。好几次都有点头晕,以为要P掉了,却总是恰巧休息,于是迅速回血,搞得他们以为我竟然不累,哪知道其实我都P过好多回了——“只不过P得不那么明显”

三峰的好处是冰和雪很少,虽然雪山体验少了点,但是我却走得很心安。过滚石坡的时候也很迅速,尽管上去后喘了很久。我们在一个垭口大休息的时候赶上了日出,霞光照在脸上,每个人形象都加分了!


其实走得还是相当艰辛的,只不过大家都没有表现什么负面情绪——终期答辩的时候理事强调过这点。最后的一百米用到了上升器、路绳和安全带。高海拔攀岩嘛,除了喘了点,还是so easy的,手点脚点一大堆随便选,所以不由得好好嘚瑟了一下自己的攀岩技术。


现在想想,那一百米真的是冲顶当天最好玩的一段了。山峰的暴露感极强,两旁都是壁立千仞、刀削斧砍;远处是无垠的蓝天和黛绿的群山,好像真的在飞檐走壁,倒有点像武侠、玄幻的一些场景呢!

我、坑坑、云云、安琪,8点30四人登顶三峰,翔留在本营。

即将登顶的二十分钟着实惊险。因为从路绳上取下了上升器,即解除了保护,向导把我和坑坑结组。当时真的觉得特别不靠谱!当时的路也就仅容一个脚掌,全身都要贴紧岩壁才能通过——可能是怕重心外移的缘故,向导连大包都让我们卸在直壁下方——我当时只想着,但凡一个人掉下去,另一个必定掉下去无疑了,估计坑坑也是这么想的,所以我俩走得特别小心,我一直在想岩壁上有没有留有我手掌心的汗```````

三峰的顶也是相当局促,真正的峰顶风化严重,随时有坍塌的危险,于是我们四个人只能斜斜地倚在距离峰顶不到三米的岩石上,连站立也由于太过危险而被禁止(前两年有人被风刮到峰顶背面坠亡),转身也是不可能的。就这样局促地照着赞助照。哪里有什么热泪盈眶、满腔热血,大脑在一片安静之中只有“赶紧下撤”一个念头。

下撤的路上彻彻底底地跪掉了。从直壁下来就发现,水喝完了。四个人,4L水,实在不足以支撑我们回撤到BC。无奈之下只好找了一片比较干净的雪地,刨开表层的浮雪,挖了一点雪放进水壶,却怎么也化不了```````碎石坡走得身心俱虐,走一步滑三步。坑坑走得比较快,差点侧身滚了下去,还好被向导拉住了。通过滚石区域的之前向导让我们多休息了一会儿,说等下一定要快速通过。休息的时候就看见了滚石,目测有三四块砖那么大,从与视线平行的地方滚下去,一路上就像打雷一样。石头碰到岩石就炸开成好几块,一直滚到谷底的雪地上才停止。看得有点惊心动魄呢。

休息好便拿出全部的下坡“技术”,什么鸭子步、侧身行走,总之就是小跑似的走了十多分钟,终于脱离了危险地段,肩膀、脖子被单反和水壶勒得生疼```````

不过在“绝望坡”上,我竟然看见了贡嘎。幺妹是蜀山王后,贡嘎是蜀山之王,两人就这么远远地对望着。上一次看见贡嘎是10年在峨眉山金顶。忽然就有了一种想哭的感觉,也不知道是感慨时间的变迁还是别的什么。就觉得看到贡嘎山觉得好感动。

```````

距离水源不到两百米的路程我走了四十分钟,嘴唇快要干裂,看着坑坑走到水源边一坐就是半小时,估计他也是P掉了吧。刚准备迈步,听见向导在下面喊了一句什么“石头!”没听清,马上又听见安琪和云云在上面大喊“落石!”回头一看,一块石头就冲我飞了过来。很神奇的,当时自己竟然没有怎么慌张,一侧身,让它从耳边三十公分的地方飞了过去,砸到身后的地上发出“砰”的一声```````云云和安琪站在离我二三十米高的地方,应该是不小心踩松的石头吧。暗暗感叹运气真好,不敢再在坡上多歇,赶紧奔着水源去了```````雪水冰冷,只能小口小口地喝,喝快了会反胃,我也坐了快半小时。虽然远远地看见翔在营地等我们,可是就是走不动,只想坐着喝水。

到达营地,勉强自己给大家做饭。但云云和安琪都吃不下,应该是透支了。他们四个中午没吃一点东西,说吃了想吐。我还好,鼓励自己吃了一包半的泡面,然后开始拔营。

在BC看到了婆缪,不是第一次,可每一次都感觉自己被震撼。并不高,形状也只是像金字塔一样几乎是个正三角形。可在周围的群山中我就是一眼看到了她,天上的云像涌动的泉水一样快速流动、变幻着,山风吹过,有山鹰在唱歌,可我却觉得时间都静止了,默默地盯着婆缪许久,好几次忘了收拾手头的东西。

从BC下撤的路途虽然最重的帐篷等物资被马匹驮走,却并不顺利。安琪膝盖很痛,翔走了一半高反吐了,俩人只得骑马下撤;坑坑缺水,有点头疼;云云从凌晨到晚上六点就吃了一根士力架,走到后面低血糖;我脖子上挂着单反和水壶,走到后来感觉喘气都困难```````三峰的下撤路,五个人真心P得彻彻底底毫不做作。

再次经过喇嘛寺的时候,虽然已经很累了,我还是想进去拜一下。遇到一个特别好的师父,明明已经关了门,特地为我打开大殿的门。我一直觉得自己不信佛,到现在也是。但想到差点被滚石击中的事着实侥幸,便有种莫名的感激,进去拜了一下,感觉心头宽了不少。虔诚谈不上,真诚是有的。

回到旅店是晚上六点半,吃着热腾腾的饭倒也没有幸福感爆棚的感觉,应该是饿过了。当天真的很累,有点沮丧,因为三峰一直都被公认为比较简单的,真不知道过几天后的半脊会虐成什么样子。刚叔跟我说登完一座山会有很强的倦怠感,我想是这样的,想到还未到的半脊,真的有种“再也爬不动了”的感觉。只想回成都好好休整。

在老板家花八十块钱买了一斤野生的菌子,感觉好极了。

#8.10#

今天还是坐车,本来路已经通了,但在快到芦山的宝兴县,车辆限行,下午两点以后才能放行,所以到成都的时候天又快黑了。

路过了夹金山,又看到了高原草甸,漫山遍野的牛羊,仿佛回到了去年的青藏线。然而公路盘山,又像极了川藏线的邦达72拐。有一种想要骑车的想法,但问了问师傅,貌似骑车的很少。路上风景很美很美,翔说只有在游戏里才能看到这样的画面。阳光有时会从乌云中射出,那样的光束不断让我想起去年的可可西里,一阵一阵地发愣。

跟司机师傅聊了很多,他说他们以前经常在这一带挖虫草,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挖快一千根,现在贩虫草的太多,一次只能挖几根。还有他小时候去三峰、二峰打猎,半夜会有野兔子野羊出来,拿枪一打一个准;下雨后林子里全是松茸```````感觉真的好有意思!

      一路上路况很差,虽然通路。我坐的前排,好几次车轮离悬崖就只有二十多公分,下面是一个深深的裂口,落差百余米;师傅说他以前雨季都不怎么开这条路,曾经亲眼看到自己朋友刚从前面的车里爬出来、车就被泥石流埋了。他说四川这边很多修公路的都偷工减料、他看到他们往路基里面灌沙子,所以路基经常沉降垮塌```````不知为啥我想到了因果,做出这些事的人想必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回程还看到一辆大卡车翻进了路旁的排水沟里,有点吓人。

      回成都的这段路,艰险但美丽,但直到现在我仍还是很怀念。司机师傅人真的很好,跟他聊天很开心!

发布时间:2013/11/22 23:55:33

©版权声明:本文系作者授权乐途旅游网发表,转载需注明稿件来源:“乐途旅游网与原创作者鄢梦廷”;如果单独转载图片,请注明“图片来源鄢梦廷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本文的知识产权归原创作者鄢梦廷所有,若出现侵权纠纷,由本文原创作者鄢梦廷负责,与乐途旅游网无关。

鄢梦廷

TA的作品阅读总量 4397

获得105位读者赞

去过1城市,遍布1国家,1景点

©版权声明:本文系作者授权乐途旅游网发表,转载需注明稿件来源:“乐途旅游网与原创作者鄢梦廷”;如果单独转载图片,请注明“图片来源鄢梦廷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本文的知识产权归原创作者鄢梦廷所有,若出现侵权纠纷,由本文原创作者鄢梦廷负责,与乐途旅游网无关。

分享此页至

22+1

您已经赞过了呦!

已钉到灵感墙!

5条评论

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?×
需要登录才能评论,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

0/140

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

看吧,世界正美,还要等你多久

MORE>>

提示
保存成功

您的游记已经被推荐到了网站首页,不可以编辑或删除

Join us and share your discoveries
来吧,一个启发旅游灵感的网站

MORE>>